恨其才人無行,憐他公子末路——悅蘭芳·逝

我從來都不是因爲熱愛布袋戯而投身進那個世界,看霹雳,仅仅只是因为喜欢上了这个叫做“悦蘭芳”的人而已。
今早看了一本发行已久,霹雳公司为一位骨灰级戏迷兼评论撰写作者所出的本子,猛然间有一种“茫茫世间,终究还是存在与我心有戚戚焉者”的感觉,然后自己就被莫名感动了一把。
那位作者并非纯粹与我一样,是个对悅儿极度偏爱的人,但他视角颇正,不偏不倚,而我对他的观感竟是无一不认同,这在我遇到的人或文字方面,是极少见的情况。对方资历极深,应该是元老级的戏迷,和我这半路杀进去,又半途杀出来的半吊子观众全然不是一个等级,然而我与他,却又对许多人物有着那么相似的理解与感悟,只这一点,就令我窃喜了好一阵!
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与人说什么或直接去看去读关于悦儿的东西了,因为那份伤逝的痛好似一根长长的刺,一直就扎在我心底给霹雳留的那么一小块地界上,如今这根刺,怕是已经生根,连着皮肉筋血,再也拔不出来了。
无错……悦儿的大半截人生,用“才人无行”来形容,并不算是贬谪了他,虽然我总是说,就是喜欢他这样的霸者姿态,孤高性情、以及那份极端的利己心理,但是我也认同,如果他一生都留在汗青编,做一个不出世的清圣贤者,将是最符合他身份、地位、才行、人品的,但……也许正因为他是“才”人,所以才不甘就此过着平稳安逸、毫无风波的人生吧!
那位评论撰写作者深爱的人物,除了过早,早到我完全不知道的几位以外,几乎毫无例外滴与我所关注的同步——白无垢、非凡公子、不二刀、曲云、半花容乃至经天子,这些人物其实有些所谓共性,那就是都非常忠于自我,活得相当有自己的滋味。(PS:他提到的田中芳树的《银英》直至说到声优“盐泽兼人桑”,则更是令我瞠目结舌这世上竟能有如此巧合的趣味……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天,在霹雳的官方出版物上看到盐泽的名字。)
人物的结局并不是他们自己可以决定的,也不是观众可以决定的,而是掌握在编剧手中,他也时不时在文字中透露出这样无奈的情绪,我亦怅然,然而这并不影响我对这些塑造成功的角色的喜爱。也许并不像对悦儿那样有所偏执,但他们身上的某一点,一定是像最古老的寺庙里那根历经千年也不会腐朽的圆木,撞上了我某条神经回路,嗡嗡的,共鸣着。我可以对霹雳的这一部分剧情一直念念叨叨无法放下,就是因为这个世界,即使魔幻,却有着格外真实的人性,即使诡异,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细致,即使光怪陆离、匪夷所思,却时时能冒出中华文化里最高尚、最宝贵的那份坚持。
一直到今天,我已几乎完全不沾新剧,但对《兵燹》以前的情节却还是无法忘怀的,人物也好,剧情也好,每每想起,尽管只是在脑海中,也还是觉得心潮澎湃起来,即使过去了5、6或7年,那时追看剧集的心情,好似昨天才经历过一样,那种被打动着,欣喜着这分感动的情绪,一直都存留着,如同花蕊深处的蜜,很深,很甜。
不后悔,曾经跳进过这样一个绚烂的世界,不后悔,爱上这样一个“无行才人,末路公子”,不后悔,为他疑惑过,纠结过,疼惜过,以及…伤痛过……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自我介绍

HAORAN

Author:HAORAN
欢迎来到HAORAN的1/6人型创作乐园

最新日志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来访过的朋友
搜寻栏
连结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